在近乎絕望的對抗中,《蘋果》都是頂在最前的巨人

在近乎絕望的對抗中,《蘋果》都是頂在最前的巨人
Photo Credit: Reuters/ 達志影像

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

只要信念仍在,就會開枝散葉;雨再大,撐傘的人夠多,火種總能不滅;面對濁流的人,若能並肩挺立,就不必再期望有巨人為自己遮風擋雨。

完成忙亂的一天,到旺角買份蘋果,回到家中天已微亮,才有時間和空間反鄒。

原來過去只會在小說、電影中看到的橋段,被封禁的傳媒,堅守到最後的記者、編輯,風雨中的出版,門外黑壓壓的人群聲援,報攤外長長的人龍,而今就是我們要面對的現實。

虛幻而現實,我們確實就活在這樣的大時代當中。

回想當初,做記者提筆寫字,可有想過今天?

那是十多年前吧,還可以視為美好年華,風花雪月、歌舞昇平的,滾著滾著進了報館,一半是為好玩,天天跑著不同場景和行家喝茶吹水,還有一半就是鬥氣,因為被當時的老闆質問過「諗吓自己係咪真係適合做記者」之類的,你說不行我偏要做,滾著又過了幾年,有機遇進了電台、電視。

直到2014年。

那時候曾經以為,「雨傘」恐怕是香港做記者能遇到最宏大的事了吧,現在想來多無知,這不過是大時代的開端。

亦是從那時開始,真切感受到,我們原來活在一個分割混濁的世界,無數人不擇手段試圖將黑變成白,將是非倒置、指鹿為馬;到得經歷過了2019年和之後的風雲色變,滲雜了淚水、悔恨、憤怒和血汗,尋找真相、捍衛自由、為歷史留紀錄,已經不再是陳義過高不著邊際的口號,而是必須踐行的價值、信仰和使命。

而在這場近乎絕望的對抗當中,十多年來蘋果都是頂在最前的巨人。

這也是為甚麼,蘋果的消逝讓這麼多人感傷,走過這些年,蘋果已經成為了我們的家、香港,自由的新聞無可取代的標誌。

而今,巨人倒下了。

一覺醒來,世上不再有蘋果日報,印刷的、網上的,Facebook、Ig也好YouTube也好,全都化為飛灰,過去20多年的歷史紀錄,一筆勾銷,又是一個難以想像般虛幻、卻無比殘酷的現實。

若是在若干年前,蘋果沒了,怕有不少人會心中竊喜、躍躍欲試,貪圖蘋果留下的巨大市場空洞;而今,這是一個誰也沒能力、也沒有膽量去承接的旗幟和火炬。

我們都知道,這是無法迴避之責,這城市太需要勇敢的聲音,繼續鼓舞和照亮;但也誰都清楚,這亦是難以承受之重,誰膽敢站前,誰就得是下一個刀下亡魂。

倒退的濁流下,原來只要堅持站在原地、不往後退,就會慢慢被時代沖上最前線。

但其實,我們都不需要孤獨地站在最前。

想起舊同事一張圖,蘋果被吃掉了,結果種子散落、長成大樹;還有2013年一位同行拍的照片,在暴雨中的六四燭光晚會,擠滿人的維園打開朵朵雨傘,其下有一點燭光,倔強地燃燒,照片標題是雨來傘擋守住燭光。

只要信念仍在,就會開枝散葉;雨再大,撐傘的人夠多,火種總能不滅;面對濁流的人,若能並肩挺立,就不必再期望有巨人為自己遮風擋雨。

因為我們都可以,成為彼此身旁的巨人。

共勉。

(文章獲作者授權轉載)

責任編輯:Alvin
核稿編輯:Alex
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