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手捲煙》:點燃香港電影的情書

《手捲煙》:點燃香港電影的情書
Photo Credit: Golden Scene

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

這種濃濃香港感覺,是你要曾經看過最輝煌的香港警匪黑幫電影,你才能嗅到那股濃得化不開的香港味道!

文:九龍大廢(香港九龍大廢,影視人任我吟,刁鑽角度,非禮勿視)

《手捲煙》片尾最後,突然出現了一個靜悄悄的彩蛋,不,不是幕後花絮,不是搞笑NG片段,但是不知怎的,我眼睛忽然就糊了。

《手捲煙》是去年香港亞洲電影節的開幕電影,我當時本想搶票先睹為快,誰知甫一開售即火速爆滿,一票難求。所以後來一上優先場,我就迫不及待搶購看了,然後在首映禮當天又再二刷!

當時我的感覺是,第一次編劇和做導演拍電影的陳健朗,《手捲煙》竟然很有大將風範,彷彿是年輕青澀版的杜琪峰、林嶺東、陳木勝等大導演混合製成的電影,有濃濃的香港地道感覺!好看!

這種濃濃香港感覺,我無法簡單的形容,是你要曾經看過最輝煌的香港警匪黑幫電影,也看過無數的杜琪峰、林嶺東、陳木勝等導演的電影,你才能嗅到那股濃得化不開的香港味道!

其中,燈光和攝影很譚家明的《殺手蝴蝶夢》,剪接凌厲,美術細節考究,音樂很羅大佑的《黑社會》,人物造型獨特而典型,場面調度緊張刺激。電影記錄了逐漸消失的廟街小攤,追逐在社運後空無一人彷如宵禁的彌敦道實景,都讓人步步驚心,心驚膽跳,這一切一切,都有濃濃的香港味道!而老實說,自從很多香港名導離開後(北上或仙逝),這種香港味道,已經在香港電影,逐漸消失。最特別的是,這電影還有一股新世代年輕人才有的觀點和想法。

很難想像,這居然是一個30歲年輕人的第一部電影!

必須看看一個事實,就是,在2020年第57屆金馬獎,《手捲煙》共提名了7項大獎,分別是:最佳劇情長片、最佳男主角(林家棟)、最佳新導演(陳健朗)、最佳剪輯(張叔平、盧煒麟)、最佳動作設計(鄧瑞華)、最佳造型設計(張兆康、陳子晴)、最佳美術設計(張兆康、姚漢文),是當屆金馬獎獲最多提名的港片。

雖然最後都落空了,但是,第一次拍電影的導演陳健朗卻笑說:「沒有拿獎有一點點可惜,但我還有很長的路可以走。」

沒得獎很可惜?但是另外一個事實是:《手捲煙》是香港第4屆「首部劇情電影計劃」的得獎作品,同樣獲獎的有黃綺琳導演《金都》,而且,都是大專組!

什麼,原來是學生作品?什麼,導演之前沒拍過劇情類長度的電影?是第一次?

電影得到政府資助325萬!《金都》也是一樣,資金財力大家都是一樣,但是不要忘記,《金都》全是文戲,而《手捲煙》,則是黑幫動作片,不管人力物力都無法相比,難度更高!

導演才30歲,寫這劇本時是更年輕,一些新導演,保險起見,通常是寫和拍自己最熟悉的事物開始,但是《手捲煙》卻向難度挑戰,寫了幾個似乎不應該是導演這個年齡可以輕易理解的事物。

(以下小心劇透)

首先是開場寫97年前的華籍英兵巡邏邊境,這是很真實的,因為,當時的華籍英兵,其實不是很嚴格的一級軍人,很多時候,他們都是處理一些比較邊緣的事項,包括如何巡邏,如何捉偷渡者,以及電影也很詳細的描繪他們如何誤中地雷和如何拆除⋯⋯

我很榮幸,曾和出現在首映禮的退伍軍人們一起合照和聊天。原來,電影裡的英兵,不管他們的旗子,勳章,制服,以及在關超家裡,他們當寶貝的,存放在衣櫃的相簿、錄影帶等等事物,全都是真實存在,劇組都忠實還原細節!唯一比較不真實的,就是開場的黑白片段,20多年前他們的樣子都沒有變,請問是吃了什麼長春藥嗎?(笑)也許就是因為資金不足吧,不過往好處看,香港的去皺紋年輕化特效都還沒有成熟,與其花大錢而效果不佳,倒不如變通,變成黑白,反而更有質感,這就是所謂的香港精神,隨時執生(隨機應變之意)!

另外,導演的首部電影劇本,也詳細描繪了如何走私買賣金錢龜、白粉如何偽裝糖果包裝、如何利用小童出貨、兇殘唯利是圖的黑幫、生活在掙扎邊緣的南亞人、重慶森林迷宮,關超家裡的佈置細節,廟街和彌敦道的徒步追殺⋯⋯,天呀,劇本考究,實景拍攝,場景真實,可見是真的下了不少功夫作資料搜集,如果不是這樣,請不要告訴我,這些片段都是導演平時的日常?

而且最後一場重頭戲,長達四分鐘半,竟然是一鏡直落的動作片!而且未經合成剪接,動作強勁,一氣呵成,野心勃勃,難度甚高!感覺竟然可以媲美韓國電影朴贊郁的《原罪犯》其中一幕,非常震撼!

但是請不要忘記,導演參賽的當時,只是一名大專組的學生而已!忍不住再一次問:這真的是導演的第一次嗎?

演員們的演出也異常精彩,林家棟飾演的關超,全程眼睛帶紅絲,疲勞,落魄,明明不是大奸大惡的人,為了朋友自己扛下巨債,為了找吃故意扮凶,其實內心善良,毫無機心,家裡可以隨便讓陌生人一個人隨意住隨意翻東西看,還替文尼去學校見家長,帶他弟弟文素,笑死!最後一鏡直落,走位動作複雜而沒替身,恐怕是拍到真的精疲力盡!不是假裝!

袁富華的泰哥,好像那個當年讓我和外賣仔周星馳,都感覺頭皮發麻的《喜劇之王》殺手,喜怒無常,無聲無息忽然就恨下殺手,遇到危險就嬉皮笑臉,貪生怕死,真的和溫文的《叔叔》,是完全兩個不一樣的人!

最棒的是,找另外一個《叔叔》太保,也實在太妙了!因為,太保在很久以前,已經常被台灣電影邀請演台灣人,在最近的《無聲》,也演聾啞女陳妍霏的爺爺,還說很地道的閩南語呢!這次演冷酷又冷眼旁觀的台灣人竹昇,有型到爆!導演借他給了香港人一個中肯的評價,「你們香港人只懂自己打自己」,不知大家聽進去了嗎?

白只演辣雞,不用說了,這次臉帶刀疤,風格冷冽,辣手無情,愛恨分明,雖然話不多,但暴力強悍,絕對讓人留下深刻印象!

杜燕歌飾演的菜甫,賣龜賣到霸氣十足又老油條,最後還不理死活,拼死反抗一搏,表演一新耳目!

南亞籍新人Bipin Karma飾演文尼,雖然出身邊緣,卻難得正面有義氣,廟街和彌敦道狂奔,絕對難不倒身手敏捷的他!同時,也是他感動了本來只看錢份上的關超,喚起關超本身具有卻逐漸忘記的義氣。

據報道,林家棟為了幫新導演圓夢,在這套電影也是零片酬演出,請問,這不是義氣是什麼?

其實,其他綠葉演員也很重要,就只可惜了他們的篇幅稍微少了一點。另外,也不是完全沒有瑕疵,有觀眾就覺得,劇本稍微張力不足,人物設定稍微浪費,譬如一開始的華籍英兵英勇兄弟情,解除地雷花了不少篇幅,為何不在後來發揮兄弟互助作用?反而各自潦倒,互不信任,落難時同林鳥各自飛?雖說彼此存在誤會,但至死未消除,直到欠債收據現眼前。那麼,一開始表現兄弟義氣的意義在哪裡?

而好打的錢小豪,竟然只有文戲,而且安排為落魄渡輪船員?是否要表現時不與我,英雄無用武之地?

其實,我們有所期待,結果最終有落差,顯示導演的構思和我們不一致,會不會那只是我們觀影者的一廂情願?還是應該代入導演構思,嘗試了解他的動機?

導演已經說過,是有政治隱喻,不過不會點破,我大膽猜測,會不會導演根本就是想反映這個現實?也就是,英兵兄弟代表當初立下契約的某租借國,曾努力打造某地為國際金融中心,現在制度卻被嚴重破壞,但是某租借國卻沒有做什麼?因為自顧都不暇吧?只能無力感。

又,台灣大哥來尋人,看著香港人自己人打自己人,只是冷眼旁觀,借刀殺人,難道不也是某些人對對岸的評論嗎?是與否,香港人也只能繼續無力感。

再,2019年後的香港人,就算怎樣黑吃黑,自己人鬥自己人,有沒有公義,也不再需要某類專門的職業出現了,所以你察覺嗎?這些人由頭到尾,不管黑夜或是白天,在電影裡,在街道上,在出事的現場,他們從來都沒有出現過,不管發生什麼事。對,都不見人影。

這個「不見人影」,就是年輕導演和前輩電影的最大不同處,也許,以後香港的電影,也不再需要「不見人影」?

為何電影名《手捲煙》?無疑的,手捲煙也是一個很重要的關鍵,導演在一次訪問時候說,在這速食時代,人人吸現成煙,你只要花點時間手捲煙絲,稍微放慢一下,整個事情和角度都不一樣了。而且,把用口水沾過粘合的煙傳遞給身旁的人,那是一種交流,一種信任,是自己人的認證。

最近,他還開玩笑說:「有人說,海報的手寫書法,《手捲煙》的『手捲』這兩字,看起来,寫得非常像『香港』!」

什麼是香港煙?看到都好像嗅到濃濃香港的味道,而這種味道,正在逐漸消失。

片尾謝幕名單的最後,出現了一個靜悄悄的彩蛋,不,不是幕後花絮,不是搞笑NG片段,而只是瘦瘦弱弱,蒼白卻字字有血有肉的兩行字:

「獻給一眾為香港電影默默耕耘的人。」

「一脈相承,薪火相傳。」

首映禮的時候,製作團隊很有心思,準備了一個皮革打火機給我們,我忽然明白,原來,他們已經準備了手捲煙,而也把我們這些觀眾,有意無意拉了進來,成為其中一個點火人,只要把手捲煙無聲引燃,星星之火可以燎原,延續香港電影輝煌,薪火相傳。

原來,這就是製作團隊,在電影的最後,用心悄悄寫給香港人,和香港電影的一封情書。

我看著這兩行字,不知怎的,眼睛忽然就糊了。

責任編輯:Alvin
核稿編輯:Alex


Tags: